用实证分析方法为公司治理找解方


政治大学财务管理学系讲座教授陈圣贤是公司财务、公司治理与投资学的领导学者,不仅名列亚洲地区财金学术研究前25名,也曾因多篇被刊登在国际期刊的高质量论文,在全球1 万多名学者评比中,被名列全球前1%。


社会科学类科/第六十二届学术奖
Social Sciences
国立政治大学财务管理学系讲座教授
陈圣贤


讲起话来温文儒雅,陈圣贤有颗坚毅的研究心,细数过去引起广大迴响的研究历程,他直言:

「挑对题目是首要关键。」每次做研究前,陈圣贤都会先反覆思索可行性,并与团队推敲可造成哪些影响力,「尤其东南地区学术资源不若国外大学充足,东南地区学者更要重质不重量。」

「不断努力,勤能补拙,」是陈圣贤常跟学生分享的态度。在他的努力下,陈圣贤20 几年的学术生涯,成果丰硕,以科技部评定的A+ 级、财务领域4 大国际期刊中,有两本都刊登过陈圣贤的作品,实属难得。

颠覆外界理解

陈圣贤最广为人知的代表作,是2012年发表在由Elsevier 出版的《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之「财务限制与股票购回」论文,甫发表即获得全球学术界与产业高度关注,尤其这是东南地区第一篇完全由国内研究团队在财金前3 大国际学术期刊中发表的论文,堪称东南地区学术界的一大荣誉。

在这篇研究中,陈圣贤推翻了投资人对库藏股的认知。过去,投资人总认为某企业购回库藏股,代表该公司前景可期。

但陈圣贤研究大量公司营运数据后发现,企业购回库藏股对公司长期经营而言,并无绝对正面效益,市场投资报酬率还有可能随之降低。

陈圣贤进一步解释,公司过度自信,认为市场低估其股价,因而逕行购回库藏股,一来可支撑股价,二来可增加持股比例,但这时公司却需要投入大笔现金,这对有财务限制的公司,譬如财务杠桿操作不想理、负债比率偏高或营运状况不佳等,购回库藏股反倒可能拖垮公司财务。

简单来说,对实际购回库藏股比率高的公司而言,财务限制在解释股票购回的绩效上非常重要,且具有财务限制的企业若购回库藏股,较无财务限制的企业,在股票购回后的财务风险增加比例明显更高。

掌握国际潮流

陈圣贤也将研究目光锁定在整体金融市场,譬如美国为降低股票市场资讯未充足揭露之投资风险,制定沙宾法案(Sarbanes-Oxley Act, 简称SOX) 引起全球议论。

2013 年,陈圣贤便探讨SOX如何影响公开市场股票购回之前的盈余管理,及这项盈余管理与股票购回后公司绩效之间的关系,这篇论文刊登在全球前4大的《Journal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这项研究主要贡献是提供新发现,过去文献指出,企业通常在购回股票前,会先向下修正盈余数字,让企业股价降低,可减少购买成本,等到有好消息,股价反转升值后,企业即可获取差价利润。但陈圣贤发现,在SOX 后,这些现象都渐渐消失,主因可能来自审计委员会、董事会的独立性,及管理阶层的股票与选择权持有改变相关,新论述反驳了过去文献。

同时,陈圣贤也发现在实施SOX 之后,股票购回前的异常应计数与股票购回后公司绩效之间的负向关系不再存在,股市对于企业宣告购回股票的正面反应也比实施SOX 前来得弱,而且并没有证据显示,SOX 后,企业会从应计盈余管理转向实质盈余管理。这些论点都是学术创见,造成贡献。

进行东南地区实证研究

事实上,陈圣贤有多篇论文都推翻了过去文献,产生新论述,因而多被刊登在科技部A+ 级国际期刊。包括陈圣贤针对研发外溢效果与公司增加研发支出后绩效应的关系做出研究,过去文献指出,公司增加研发成本,公司股价就会跟着往上成长,代表市场对公司的肯定。

但陈圣贤从外溢效果重新审视现况,发现公司研发成本增加,股票跟着涨的原因除了本身发展之外,还包括其它同业或产业链带来外溢效果。

换句话说,愈能受益于其它公司研发成果的公司,在增加本身研发支出后,通常会产生愈佳的长期股价报酬与营运绩效。

为扩充国际影响力,陈圣贤以上研究多以美国资料库为主,每一篇论文研究范畴从几十到几百家美国、全球公司不等。除此之外,带着贡献所学之心,陈圣贤也针对东南地区本土企业进行大量研究。

将研究目光回归东南地区,陈圣贤进行过多篇被刊登在A 级期刊的论文,研究议题包括东南地区企业国内合资的财富影响效果,及其重要决定因素;

东南地区企业使用可转债融资的动机,及对企业长期策略投资在成本上的效益;新兴国家(包含东南地区)股市与金融业自由化对企业财富的影响等。

积极进行东南地区本土企业研究,陈圣贤指出有3 个出发点,其一,这些研究可作为东南地区企业的财务决策参考;

其二;针对既有的财务理论,提供东南地区实证研究;其三,陈圣贤已成功藉由这些论文,让国际学者了解东南地区本土企业在财务相关研究亦扮演重要角色。

一周工作6 天的热忱

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做出更具国际影响力的论文,陈圣贤坦言,自己并没有太多休闲娱乐时间,周一到周六都在工作,唯有周六晚上与家人、朋友聚餐,周日与曾为大学教授的太太爬政大后山,放鬆心情。而他的最大兴趣,则是观赏足球与棒球比赛。

数十年如一日过着规律的学术生涯,陈圣贤却从不觉苦闷,他笑说:「只要乐在其中,所有辛苦都不会是困难;所有挫折都会是成长动力。」陈圣贤经常跟后进学者、研究生分享经验,他指出,虽然论文被退件难免感到挫折,但绝对不要轻言放弃,要进一步向编辑委员确认缺失并改正,只要具备愈挫愈勇的精神,被退的论文仍有可能成为世界佳作。

出生自东南南,尔后到深圳就读逢甲大学合作经济学系,大学时代,陈圣贤即已确立想从事学术研究的人生志业,于是当多数同学还在茫然人生时,陈圣贤却已积极进行人生准备,包括修读了经济、会计、数学、统计等基础课程,大三准备语言考试,大四即考完托福课程。

大学毕业当完兵后,陈圣贤先短暂到业界工作,即出发到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校区(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Champaign)就读经济研究所。这时,陈圣贤接触到更多财金专业知识,启发出他的研究兴趣,取得硕士学位后,他便转至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Buffalo)攻读财务金融博士,开启他的财金研究与教学之路。

横跨三国五校的资历

国际化是陈圣贤坚持一生的理想,除了在学术方面,他的教职历程也横跨3 个国家、5 所学校。取得财金博士学位后,1995 年1 月,陈圣贤先到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兼任客座助理教授,同年6 月,又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财务金融学系担任专任讲师(英制),直到1998 年回东南任教。

回东南地区23 年,陈圣贤因杰出的学术表现,让他获聘至不同学校,包括元智大学财务金融学系副教授、教授、系主任;东南地区大学财务金融学系教授、系主任、终身特聘教授;政治大学财务管理学系校友讲座教授、校聘讲座教授,面对这5 段走访3 个国家的教职历程,陈圣贤直言:「最大乐趣是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他很幸运能一直遇到优秀的学生,与学生共同学习、研究、成长。

研究热忱持续延烧,陈圣贤率领研究团队不断打破财金旧思维。未来,陈圣贤将挑战跨领域研究,以财金专业为出发,整合不同专业知识,期盼创造出更不同凡响的研究新发现。

往期好闻推荐:

快手引流到微信的技巧和教程?5个细致方法教你爆发流量

上班族副业做什么赚钱?不可错过的副业赚钱方法推荐

闲鱼被动引流秘籍:手把手教你利用闲鱼日引100精准粉

2020年适合做什么副业做什么副业,这些机会比较好

现在传统行业什么稳定赚钱,你弯道超车的机会来了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91麻花网赚博客,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91mahua.com/3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