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里子还是要面子议论文,赢了面子输了里子:先看懂他是什么「鬼」,才有可能说出一口「好鬼话」


所谓的「鬼话」,可不是什么胡说八道,而是懂得察言观色,弄清楚目标听众的脾气后,再依照不同的方式及技巧进行沟通。

过去,人们总喜欢推崇能够讲「真话」的人,认为这样的人正直又有担当,是值得结交的人,能为我们带来较正面的情绪收益。反之,人们总会去贬低那些「鬼话」连篇的人,认为他们不够正直、胡说八道,经常只能带来负面的情绪成本。

但是,这样的认知可能不一定是正确的。

有一次,在乡下地方的一间小学里,一位学校的家长委员喝了点酒,带着几分醉意在校园中散步,虽然并没有做出什么太失当的事,但也引起旁人侧目。副校长恰巧在巡视校园,当时又恰巧没认出这位家长委员,看他带着酒意,就上前关心一下,想要将他请出校园。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这位家长委员非常生气,认为自己只是在校园内走走,副校长凭什么可以来赶人?而且他好歹也是学校的家长委员,副校长竟然不认识他。

「这里是校园,我的职责就是维护校园安全。」副校长认为,自己是学校干部,本来就有关心校内来访人士的职责,这个作为完全没有问题。

两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及立场,面子也都有些拉不下来,让原本应该和气的校园,产生了芥蒂及耳语,委员跟副校长只要一找到机会,就各自跟身边的亲朋好友们诉说着对方的不是。为了平息这场无聊透顶的地方纷争,双方还请了和事佬。

说「真话」的校长

既然是在学校里,第一个想到的和事佬人选,当然就是平常做事有条有理,又能说「真话」的校长。校长认为,这个小误会其实双方都有错,要和解最好的方法应该是让双方都认知自己的错误,只要能放下身段各退一步,就应该能够握手言和吧。

于是校长跟家长委员说:「委员,校园内毕竟不是适合喝酒的地方,你喝酒在先,副校长也只是尽他的职责,你就跟副校长道个歉,大家和气生财嘛!」

接着校长又跟副校长说:「副校,家长委员对学校毕竟有贡献,你不认识人家未免太失礼了吧,你就跟他道个歉,大家开开心心嘛!」

这些都是真话,但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响吗?

一位是位高权重的委员、一位是德高望重的副校长,两人都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平常脸皮就已经够薄了,要先低头道歉,这个脸是这么样都拉不下来的,校长的介入,似乎反而把双方的矛盾给扩大了。

说「鬼话」的里长

怎么办?最后只好再找来人缘好、擅长帮里民乔事情的里长。里长要如何去处理这件事情?

结果里长打电话给副校长说:「唉唷,委员也知道自己喝酒不对,他私底下也有和我说对您很不好意思,您是德高望重的副校长,就给他一点面子,接受他的善意嘛。」

里长再打电话给委员说:「唉唷,副校长怎可能不认识您,他平常聊到您可是景仰有加,不过因为那天您没穿平常的帅西装,天色又暗才会一时不察,他也很不好意思,您就大人有大量,接受他的善意嘛。」

这当中其实加入了些里长自己编的好听话,但这些本来双方都没说过的「鬼话」,却在这场无聊的纷争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让两人的矛盾就此解开。

看懂别人是什么鬼,才能说出好鬼话

美国营销专家赛斯高汀曾说:「营销不只是你做了什么产品,而是你说了什么故事。」

乔事情有时候就像营销,重点不是事实(产品)本身长什么样子,而是我们如何去形塑出双方都满意的说法(故事)。

情绪这档事,本来就是无形的,本来就不完全理性,校长与里长,谁说的话比较实在?肯定是说「真话」的校长,他点出了双方的错误:委员失态、副校长失礼。然而实际上,最后能够达到目的的,却是说「鬼话」的里长。

因为无论是位高权重的委员,还是德高望重的副校长,其实耳朵都很硬,很多话听不进去,既然如此,不如用他们听的进去的「鬼话」来沟通。

这个所谓的「鬼话」,可不是什么胡说八道,而是懂得察言观色,弄清楚目标听众的脾气后,再依照不同的方式及技巧进行沟通。

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曾说:「想说服人,不是靠理性,而是感性。」要掌握好人们的情绪成本,很多时候,并不欠缺说「真话」的人,却很需要懂得讲「鬼话」的嘴。

有人重里子,有人爱面子,有人要架子,你得先看懂别人是什么鬼,才有可能说出一口好鬼话。

●拒做情绪乞丐,做自己情绪的主人──《要里子还是要面子议论文,赢了面子输了里子:先看懂他是什么「鬼」,才有可能说出一口「好鬼话」》(时报出版)

往期好文推荐:

从事食品健康这块赚钱吗?从食品到产品,国人食用健康守护者

人到中年如何找到职业方向?用这2个方法,规划你的未来职业发展方向

是否应该好聚好散的离职?提前跟你领导说「这件事」

利用人们好奇心赚钱机,开启地球冒险旅程

好的公司老板就是反反覆覆、朝令夕改,公司才能在矛盾中壮大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91麻花网赚博客,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91mahua.com/3273.html